岂战

下一页

我被学习搞疯了,为什么我们高一放假跟别人高三放假一个日期????????

阅读全文>>

冰九《追捕》(上)

   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。
  
  

  这是梦魔那个老家伙说的。

  洛冰河抱着剑待在梦境里,周围只有孤零零的一片竹林、以及头顶一轮巨大的明月。

  每次他一个人坐在这里的时候,梦魔就会跳出来,跟他调侃两句,偶尔会说到沈清秋。这时,洛冰河就会瞥向那声音一眼,尔后缓缓收回,梦魔再说什么也不理睬他了。

  今晚他捡了片叶子来玩,沿着那纹路一条一条撕开,好像把人的筋骨一条条挑断似的,柔中带狠。

  因为那老家伙又在絮絮叨叨,叨着沈清秋。

  “沈清秋其人,外人看来,仙鹤一只。而你看来,寒鸦而已。”梦魔化成一团黑气,绕在洛冰河旁边,那模糊的曲线和扭动的姿态像极了茶馆里讲八卦的说书人。他一边说,一边往洛冰...

阅读全文>>

待编辑

我和他们生活在美好时代里的悲哀阴影下。


他们满面枯黄、语言干燥、动作腐朽,但就是这样的他们,连和古树拥抱在一起的资格都没有——他们连古树不朽的精神都失去了——而只能勉强抬起头、挺直佝偻的腰,在白天远远地观望着古树,露出微笑。仿佛这样,他们就有和古树并肩的资格了。

等到了晚上,他们抹干净脸上残存的微笑,把空荡荡的心小心翼翼地捧出来,搁在洗手台上。他们冲干净身子,仔细地擦拭着那颗心。这个时候,他们才感觉到自己的心被呵护了——即使那只是自己每天的必要之举。然后,他们打开电子设备,吸收着外界的光芒,而那颗本真的心被放在一边,他们穿着虚无的壳子,手指灵动、意识清醒、动作敏捷地和所有人交流起来。...

阅读全文>>

请了假

阅读全文>>

我长大了

阅读全文>>

啊!!!!!!我要放假!!!!!!

阅读全文>>

宝贝徒弟弟,盂兰会+倚清秋(强行情侣装)

阅读全文>>
©岂战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