岂战

上一篇 下一篇

如何治好一名病人

*云间飞羽x风雅之士
*狗崽,现代,退休特工x现任犯罪分子。现任精神病院医生x病人

Q:如何治好一名病人?
A:用武力解决。
  
  
  
  ◇
  “医生。”
  “医生!”
  “医生——?”
  “……嗯?”
  在病人喊了好几声后大天狗才抬了抬眼皮,本是懒得回应的,出于职业道德才勉为其难地应了他一声。
  “你在干嘛呀?怎么不理小生?”
  他的注意力全然放在了眼前的书上,对于撒泼的病人他向来是爱理不理。在这间医院里,恪尽职守的医生屈指可数。
  病人伸出两指,把他手里的书抽走,放到面前看了看。接着,他嗤笑一声。“名著?”像是不敢相信世界上会有人阅读这种无趣的书籍,他还把书名念了出来。
  大天狗并不恼,还是淡淡地看着他。等他撒泼够了,自然会把书还他。不出所料,见他毫无反应,妖狐撇了撇嘴,把书塞回他手里。不过大天狗不再看了,啪地把书合上,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。
  他挽起袖口,看了看手表。妖狐盯着他凸起的腕骨,目不转睛,直到那再度隐没在洁白的袖子中。
  “206号床,病人妖狐,你该做检查了。”
  “呃哈……”妖狐收回视线,极不情愿地把头一仰,“来吧!”
  大天狗沉默了一下,一板一眼地道:“不要擅自修改检查顺序。口腔是第二步骤。”
  但他也懒得纠正了,直接捏住对方的下巴,对方吃痛地张开嘴巴。他粗略地打量了一下,洁白的牙齿刷得干干净净,隐隐约约还有薄荷的香气。
  “嗯,先别动。”
  他从白大褂的口袋中抽出一双白手套戴上,妖狐趁机抱怨说:“医生,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用力啊,很痛的。我又不会怎么样你。”
  大天狗看了一眼他比常人尖利的虎牙,再次伸手,捏住他双颊,“你上次咬过我。”
  手指在两排整齐的牙齿上摸索了一遍,确认无物后转而按压起舌头。他先是挑起他的舌尖,在舌下部查看了一下,还摁了摁,沾上了一些唾液。妖狐难受地憋出些眼泪来。
  “唔唔……”在手指即将伸进口腔中间时,妖狐捉住他的手腕,摇了摇头。这个动作他做了很多遍了,意思是不要按舌根,很难受。每次做这个动作,他都要难受地干呕,咳个不停,有时还会呕出眼泪来。
  不过大天狗没有一次放过他。这次照常,他鲜少破例。这样躁动不安的危险分子,他不能容忍一丝一毫的特别存在。妖狐见他毫不动容,心知逃不过,认命地闭上了眼睛。
  等完成这一步骤已经过去十分钟了,其中有五分钟是妖狐在捂着嘴巴干呕流眼泪。大天狗摘下手套去洗手,留下他一个人在床上蜷着瑟瑟发抖。
  这是一间精神病院,大天狗负责的这名病人有自残倾向。他要提防妖狐有没有在舌头下、牙齿里、喉咙中藏着什么会起相斥反应的食物,亦或是从哪儿搞来的毒药——并不是没试过,自那次以后这名病人就交给大天狗管理了。
  妖狐本是一名犯罪者,他诱骗少女进行自杀,但那些少女本就有自杀倾向,他这只算间接杀人。唯一活下来的少女却还帮着他说话,他自身也宣称有自杀倾向,难以定罪,于是送到了这家精神病院。
  “多么可怜的杀人凶手。”
  大天狗甩干净手,半是嘲讽地说。
  妖狐直起一点腰,但还是蜷着的姿势,抬头道:“哼,要不是小生必须在这里待着,我才不想和你共处一间房。”
  大天狗看他一眼,“你就是靠这个奇怪的自称博得那群少女的欢心的么?”
  “我就爱叫!你管不着!”
  经过多个星期的相处,鉴于大天狗并不是什么肤白貌美腿长声柔的少女,妖狐渐渐维持不住他那礼貌的表象了,尤其是在对方如同对待朋友家任性小孩子一样对他后,他更是不想好好地和这个人说话了。
  ——距离产生美,至少一开始他对这个看起来清冷的医生还是有点好感的。
  “好了,开始进行下一项检查吧。”
  妖狐不情不愿地解开病服的纽扣,哼哼道:“警告你不要动手动脚哦。”
  “……”
  不仅是口腔,还有衣服。
  需要尽可能地检查一切可以存放东西的地方,这源于这间医院坎坷的经历——经过那些普通医院根本想象不到的事件以后,这间医院已经变成一间关押犯罪分子的精神病院了。
  翻看了一下上衣的各个口袋,里面都是空荡荡的。大天狗把衣服递回去,妖狐快速地套上,等他穿好扣好整理好之后,大天狗盯着他,一言不发。
  妖狐于是也盯着他。
  “继续,别装傻。”
  大天狗开口道。
  “不要。”
  意料之中的拒绝,大天狗挑挑眉,好整以暇地看着他。
  “想要用武力解决?”
  妖狐忍不住大骂:“你这医院变态!”
  “进来是你倒霉。”
  妖狐瞪着他,先发制人,一手抓上他的衣领,同时单腿发力,企图把他扑倒在地。
  大天狗仰起脖子,免得让那只捉住他衣领的手阻碍他的行动。他踢开身下的椅子,不是很想因为武力而被克扣工资,于是伸手一把揽住对方的腰肢,任由他把自己扑倒在地。
  还没反应过来怎会如此轻易就得手,妖狐就被整个人翻了过来,腰上覆着的手消失不见,脊背撞上冰凉的地板,他痛得皱了皱眉。但很快他就顾不上了,大天狗正解下自己衬衫上的领带,把他的双手钳制在一起,用领带捆了起来。怕领带绑得不结实,大天狗还加压了一只手在上面。
  “喂喂!等等!”
  妖狐慌了神,眼见自己的裤子就要被扒下来,浑身能动的地方都猛烈地挣扎了起来,大天狗不得不停下手,神色间已是一片不耐。
  妖狐心说这个姿势这个动作这个状态怎么这么不对劲?他小心翼翼地请求道:“小生……我可不可以自己来?”
  听见是这样的废话,大天狗懒得回应他,继续扒下他的裤子。妖狐涨红了脸,心里无限后悔。等到裤子被整条扒下,双手上施加的压力也退却了,妖狐赶紧坐起来盘着腿,艰难地用被捆住的双手扯下一点上衣,盖住裸露的大腿。“内裤就不用检查了!”
  大天狗本来也没想检查他的内裤。
  只是那么半分钟的事情,妖狐却感觉他察看了整整半个世纪。虽然他平时作风比较放飞自我,但其实是个脸皮挺薄的人。他这种人,就是俗称的纸老虎。
  解开妖狐手上的束缚并把裤子还给他时,大天狗看见他有点生气的样子反倒是不解。明明是他不配合,还想着袭医,怎么搞得像是自己强迫他似的?“怎么了?”
  妖狐以为他不耐烦自己,有点森冷的语气让他抱怨的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。“……没,没有。”
  本来还想着是不是自己刚刚领带绑太紧弄疼他了,大天狗边系回领带边问着,现在却得到了否定的回答。虽然有些不解其意,但对方不说的话就算了。
  “医生,我要去厕所。”
  大天狗抬抬下巴,允许了。他正在绑领带,没法点头。
  妖狐越加不爽起来。“待会要是我没出来的话,医生你要记得进来看看哦。”
  大天狗看了他一眼。
  妖狐不敢和他对视线,赶紧进了厕所。
  本来想以眼神提问的,但对方跑得比兔子还快,大天狗只好拍拍领结,回到床边坐着。他系东西的速度向来很慢,系得还不是很好。
  还有点纠结妖狐那句话什么意思,但很快他就知道了答案。厕所传来细微的破碎声,曾经当过特工的大天狗一听就知事情不对,这是玻璃破碎的声音——也是有人逃跑的明显信号。
  这游手好闲的家伙就知道给他整一堆幺蛾子!
  “啧”了一声后大天狗猛地去推厕所门,但被反锁了,心里默念一声院长对不起后一脚踹开,本来就老旧的锁可可怜怜地掉了下来。
  入目是一地狼藉,其中一面玻璃窗被砸得满地碎片,沐浴露还只剩个瓶身,喷口不知所踪。在一旁散落着的,还有一小块物体,上面清清楚楚地显示着几个数字。大天狗蹲下身,没有碰。
  妖狐留了一个可塑定时炸弹下来,倒计时余下两分钟。
  看来是早已摸清他的背景了,连他曾经当过特工的事情都知道。对待这种人果然不能手下留情啊,下次还是得把他五花大绑起来才能放心……
  大天狗沉默着,黑着一张脸,在脑海里把妖狐虐待了一万遍。
  
  
  
  *应该还有后续,开车开上瘾了总觉得这种赤鸡的设定可能写着写着会突然开车……那颗炸弹是藏在妖狐的小裤裤里了,狗子没有检查到

评论(2)
热度(30)
©岂战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