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是虐虐的,不过这次只虐虐身。依旧是索雷斯x火龙的拉郎D其实很想加肉的,可是不知道怎么贴小黄链……有人教教我吗
#将红色的王那高高在上的尊严践踏在地#
OOC!!索雷斯黑化注意!虐待地牢残肢等注意!

佩尔基萨斯已经几天没有喝水了。
他垂着头,视线涣散。
地牢并没有想象中的肮脏,干干净净,整洁的不得了。但与之对应的,巨大的牢笼里什么都没有。
除了地上的血。
佩尔基萨斯手脚被铁链锁住,铁链不知是用什么做的,竟将他的力量吞噬得一干二净。他现在连变成原型的力气都没有。
他输了,彻底的输了。
他现在才知道,他连神女的万分之一都比不上。昔日里好不容易与索雷斯建立起的一点点信任,在他犯了大忌之后荡然无存。
大约是好胜与虚荣使然,明明当时还有转圜的余地,却还是执着地选择了那一条不该有的道路。
是他错了。
他浑浑噩噩地想着,余光瞟见那抹黑色的身影。
“明明是太阳的神祗,却甘愿化身黑暗。”
索雷斯俯身,在他耳边重复了这句他亲口说过的话。
“……”
佩尔基萨斯冷哼一声,忽然发现对方今日摘下了兜帽,露出那长长的黑发。他愣了愣,但下一秒就被捏住了下巴,被迫昂起头来。
又要折磨他了?
索雷斯感到对方呼吸滞了一瞬,但很快又恢复那高傲而倔强的神色。他扯扯唇角,盯着那漂亮的眼睛,一字一句。
“贪欲的王,也不能总是贪得无厌。这个道理,就由我来教会你吧。”
佩尔基萨斯瞳孔一缩,下意识挣扎起来,“你……”
但很快被惨叫替代,索雷斯竟硬生生将他的关节卸了下来!
“你碰到了,她的什么地方?”
索雷斯温软的语气不禁让他恶心。他咬紧牙关,一声不吭。
“……不说?”他眼神一暗,“那就让我猜猜……”
“是腿?”
膝盖以下的部位,被狠狠地撕裂!
佩尔基萨斯张大了眼睛,剧痛从腿部爆炸,模糊的血肉从连接处再次被扯下,索雷斯却还以指尖在骨头抚摸,力道轻柔得就像在抚摸爱人。但下一秒却大力摁压骨头,折磨淌血的伤口。他终于听到了一声痛苦的抽泣,眯起眼睛露出满意的神色。
“说不说?嗯?”
佩尔基萨斯仅存的理智还是封住了他的嘴巴,虽然身体因为痛楚而不住地颤抖着,让这坚持变得有点可笑。
“还是不肯说啊……”
索雷斯喃喃,“那我就将你关到愿意说为止。”
他凑近佩尔基萨斯的耳边,右手抚上柔软的后背,像养猫的主人一样温柔地游弋着。
佩尔基萨斯喘着气,就像一只正在被爱抚的猫,但他摸不清对方究竟想要做什么。只是不可否认,这样安抚了他,他简直要愿意沉沦,任他妄为。
但他撑着,不死心地想要解放力量。
“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牢笼。”
索雷斯碰到了那想要解脱的翅膀。翅膀微微抖动着,他皱起了眉头。
“你别妄想逃出去!”
话音落下的瞬间,他生生扯断了那只巨大的红翼,鲜血争先恐后地喷涌而出,佩尔基萨斯忍不住惨叫出声。眼泪因痛苦而溢出,这对于他来说,是抽筋剥骨一样的疼痛!
“……唔啊……”他低着头,像是脱水的鱼一般抽搐着,大口大口地喘气。这种痛苦,是常人无法想象的。而索雷斯却难得露出了一抹笑容,轻轻拭去他眼角的泪珠,再次触碰上最后一只巨翼。
这时也顾不上什么疼痛了,佩尔基萨斯将下唇咬出了鲜血,那高傲的态度尽数崩溃。他拉住索雷斯,铁链碰撞发出叮当响,几乎要盖住那虚弱的哀求。
“别……放了我吧……”
“我……我没有碰到她,你就来了……”
“放了我吧……”
“求求你”三个字始终没有说出口。但索雷斯却很满意,哄孩子一样亲了亲他的嘴角,“乖。”
佩尔基萨斯呜咽一声,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,但对方截住了他的话,并一句话就让他坠入冰渊。
“别想跑了……你再也没有机会了。我亲手为你打造的皇宫,怎么能浪费呢,是吧。”
明明是那样的语气,佩尔基萨斯却像是没听懂一样,还维持着抓住对方的姿势,睁着眼睛。
片刻,他终于像是失去了希望,无力地靠在冰冷的墙壁上,面上渐渐地没有了表情,仿若一尊人偶。
“再见,我的小孩。”
空洞而黑暗的地牢中,时间像是静止了一般,尘封了骄傲,夺走了那满是血液的过去,只有死一样的未来。
Kill yourself.
Perksas.
My boy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最后的英文不知道对的还是错的,英语初一水平………………T T感觉这篇找不到想要的感觉,虽然本来就是纯粹为虐而虐(。)

评论(6)
热度(13)

© Leurrrrrri | Powered by LOFTER